您的位置 : 雨晴小说 > 资讯 > 主角叫何亮冯洁的小说_牡丹花下心甘愿何亮冯洁小说

主角叫何亮冯洁的小说_牡丹花下心甘愿何亮冯洁小说

时间:2018-10-26 08:46编辑:小怪

有何亮冯洁的小说名叫牡丹花下心甘愿,该小说出自作者司马蔡集狗手笔,极力推荐阅读牡丹花下心甘愿:华子第一次看到嘎久师傅这样表情,出家人因为远离世俗,谈话一般都很谦虚谨慎,话语很少。但是也不至于这样谨慎吧。都说修禅学佛眼睛明亮睿智,难道真的嘎久看出娜娜有什么事情?罢,罢,罢。既来之则安之吧,只能听之任之了。“嘎久师傅,这孩子最近老是做恶梦,您帮助看看,去去邪气。”

牡丹花下心甘愿 第一百零一章:牡丹亭会有好运

华子双眸恳请的眼神注视着嘎久说道。

嘎久虽然脸色有些苍白,中等身材的他却是眼神敏锐的很,刁钻的很。

娜娜的言行举止告诉他这是个放荡的女孩,眼神里充满的是冷酷,仇恨,杀气腾腾的。

他有些不寒而栗,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孩子,怎么坠落成如此地步。

“种瓜得瓜,种豆得豆般,自因自果,自作自受。利人即利己,害人终害己。”嘎久嘴里开始叨念起来慢慢睁开双眼,他的眼神像一把利剑叫娜娜心里打个寒战,这老和尚怎么这么看着我?难道他看出什么事端?这些话自己到就听说过,是不是在故意找话来要钱?

“老和尚?怎么还阴阳怪气的?想要多少钱出个价吧?。”娜娜阴阳怪气的说着,从手提包里刚要拿钱出来被华子给按住,并狠狠的瞪了娜娜一样。

“这孩子怎么一点礼数都不懂,怎么这样和道长说话。”

华子靠近嘎久师傅身边合掌笑嘻嘻的感觉说道:“您不要见怪,这孩子说话直来直去的,其实心里没有什么的。”

“阿弥陀佛,我佛慈悲,普度众生。”嘎久很淡定的扫了娜娜一眼说道。天机不可泄露他不敢多说什么,但是这个女孩真能回头靠自己三言两语是很难说服的,但是该做的也要做的,只能靠她自己的造化吧。

“是的,是的,我佛慈悲。”华子生怕嘎久师傅一来气不给看了,因为他知道嘎久很少给人看事的,一般都找借口辞掉的,好在这10年他和嘎久交情还可以,嘎久知道自己是虔心向佛的,每次寺庙筹得的善款去做公益自己都会参加的。

这次才会这样痛快的答应给娜娜看事,没有想到这孩子这么刁蛮,真的惹恼了嘎久,人家不给看了,这孩子就要费了,本来天气就很炎热的,华子一着急满头大汗淋漓顺着脖颈流淌着,他顾不上去擦拭,只顾在嘎久身边点头哈腰的恭维着。

“你带上那个女孩一同随我到正殿来吧。”嘎久看着华子焦急执着的样子,摇摇头无奈的说道。他本来不想说什么了,这个女孩沉浮太深了,很难说服。

“娜娜不要乱说话了,跟着嘎久师傅一起误正殿。”华子感觉回头叮嘱娜娜,在兜里掏出纸巾擦了擦馒头的大汗。

“从左右两侧门而入,不可行走正中央,若靠门左侧行,则先以左脚入,右侧行则右脚先入。”嘎久边走边说着他知道现在的年轻人不懂这些,声音特意放大,生怕娜娜听不清。

这老和尚还挺细心的。娜娜心里嘀咕着。

“进殿之前当先净身心,洗净双手,进入时不可东张西望、到处观览。于殿内不可谈世俗言语,更不可大声喧哗,除听经闻法,全体禅坐外,不可坐于殿内,即使讨论佛法,亦不可高声言笑。于佛殿内,不得支脚、倚壁、靠桌、托颚叉腰站更不可笠杖倚壁而立或涕唾污秽等,坐时不可箕坐。站立时应放掌或合掌站直,以示恭敬。在大殿内勿打呵欠、吐唾液。”到了大殿门口,嘎久转过身很严肃的问娜娜:“刚才和你说的可记好?”

“记好了。”娜娜心虚的点点头回答,她已经看到大殿气势嵯峨,十分雄伟。大殿正中是一座很高很高的佛祖的莲花坐像,造像妙相庄严,气韵生动,颔首俯视,令人景仰,正殿两边也肃立着很多的佛像,佛像造型端庄凝重,气宇轩昂,低眉细目,极具风采。

“你跪在佛祖面前心里想什么就祈祷,但是必须说道做到才可以,不能言而无信。”嘎久示意华子告诉娜娜跪在佛祖面前的蒲团上。

“阿弥陀佛,菩萨保佑我不在做恶梦了。”娜娜想了半天也学着华子的样子,合掌闭上双眼念叨起来。

“求佛祖保佑你早生贵子。”华子挨着娜娜跪在旁边的蒲团上悄悄的嘱咐。

娜娜突然领悟到华子的意思,对呀,假如佛祖真灵验就求他赐给自己一个孩子吧,只要有了孩子,张晓东看着孩子的份上就会回心转意的,和自己好好生活了,爸爸妈妈也不会整天萝莉啰唆的数落自己了。

她还没等说什么就听到嘎久开始念叨起来。

“阿弥陀佛,华子你带他到门口来,我坐下来好好给她讲解完了,在叫她拜佛吧。”

嘎久说完慢慢的走到寺庙左侧的一个很简陋的座椅上坐下,简陋的座椅面前时更加简陋的小桌子,上面肃立着几盏荷花一样的灯,和一个红纸做的小本本。

“是不是该要钱算命了?切,装腔作势半天还不是为了要钱吗?”娜娜心里想着便偷偷的瞟了一眼嘎久,

“每个人的命运,从生下来开始,似乎就是注定下的,但这所谓的注定也是前世更前世,累生累世的业力所造成的。如果我们在今生把这个助缘给改变了,那么所谓的命运也就改变了。所以说命自我立,命运是自己造成的。即使是你现在不做什么,会得到什么果报,也是因为累世的自己造成这样的后果。与佛陀所讲的因果,并没有什么矛盾。反之,就是在感化世人,要弃恶从善,把坏的改变成好的。”嘎久无奈的摇摇头嘴里叨念着,眼睛死死盯着娜娜。

“我们每个人都会有不悦意和烦恼的时候。当发生这样情况的时候,我们千万不要钻牛角尖,把事情想得太复杂;更不要怨天尤人。要立即意识到这是自我的内在有问题,即时调整自心。这是至关重要的。”

娜娜越听感觉不对劲,怎么好像这老和尚什么事情都知道似得,可他连自己的生辰八字都没有问的。

不安,惊慌,浑身不自在的跪在那里倾听着不敢再放肆了。

“施主,麻烦你在这上面写上您的名字,生日,时辰。”嘎久将小红本本放置在娜娜面前,又给了一个中性笔给她、。

“您好好给我看看。我怎么老做恶梦。是不是需要烧点纸或其他的?”娜娜主动央求嘎久,她真的好害怕在梦到冯洁的养母,至于求子她还不着急、

“不需要烧纸的,一会我把你名字,生成八字写上,请个莲花灯就可以了,但是凡事都有因有果的,你需要反思了。”嘎久开始一点一点的慢慢渗入给娜娜讲解起来。

“我们生存在眼前的这个世界,变化是无穷的,生存在同一空间的地球上的人类,各自的身份、地位、名誉、财富、寿命、健康也有很大的差别悬殊,那怕是同年、同月、同日、同时出生的人,受同样的教育,长大后在同样的环境和条件下创业。但为什么结果也有很大的差异、哪?因果定律是非常精确的。虽然一个”因“种下去,到”果“的成熟,善恶到头终有报。只是时间的长短而已。”嘎久终于松了口气看了看娜娜。这个孩子还是有救的,至少她知道害怕。略加停顿,抬头看了看大殿的释迦摩尼的尊位,慢慢的思考了瞬间语气变得和蔼许多。

“你刚才跪拜的是释迦牟尼佛,他有一位神通广大的弟子,叫嘎德雅纳,有一次他看见一位怀里抱着孩子的妇女在吃鱼。这时有一条饥饿的狗走到她面前摆尾乞食,她边吃鱼,边用鱼骨头打狗。那条狗便吃她丢下的鱼骨。这时候,嘎德雅纳运用神通观察他们以前的因缘:原来这位妇女手中的孩子是她前世的仇人。她正在吃的鱼是她前世的父亲;那条狗是她前世的母亲。嘎德雅纳非常感慨地说了这样的偈颂:口吃父肉打其母,怀抱杀己之怨仇。妻子啃吃丈夫骨,轮回之法诚稀有!所以平时做事都是有因有果的,做事必须善始善终,不要带侥幸心理去做事,更不要做伤天害理和损人利己的事情,不是不报是时候不到。”

嘎久说完感觉有些疲倦了,今天要不是华子打电话,自己是不会给这位女孩看的,他年龄大了,一般下午就打坐休息了,再说这个女孩不是一时半晌可以说服的,她的冤孽太深了,还需要她自己慢慢去领悟的,该说的都说了,不想在啰嗦什么了,说漏了天机佛祖要怪罪自己了,便起身合掌打算告辞了。

“阿弥陀佛,施主满足,老衲有事需要离开了。”

华子合掌目送嘎久离去,不好在说什么,他也感觉到嘎久今天说很多了,娜娜假如真的领悟到他话中的寓意就该明白以后该怎么去做事做人了。

“他怎么不要钱就走了。”娜娜奇怪的问着华子,第一次看到不喜欢钱的人。

“嘎久师傅是个得道高僧,他从来不要钱的,你要有诚意就往功德箱里面放点吧。”华子说着用手指了指。

娜娜从手提包里拿出钱包,数都没有数,拿出一打塞进功德香里。

刚刚尾随华子走出大殿,扑面而来的热气一下将娜娜闷的透不过气了,真奇怪了,为什么大殿里面那么凉爽。她看了看华子,他早就被汗水洗了一样。但是还是很耐心的走到大殿门口的香炉旁,将手里的香递给娜娜一把,边给娜娜演示着怎么点香。

“你多念叨念叨佛祖赐给你孩子吧,保佑你早生贵子。”华子不放在的不断叮嘱娜娜。

“好呀。”娜娜有些不耐烦的回应着,就知道孩子孩子,谁不想要孩子,输卵管堵着怎么要孩子,不信不去通了,求神仙可以怀孕,见鬼去吧,但是她还是不敢说出口的,她看着华子往香炉里放置香,自己也模仿华子将香放置香炉里面。合掌闭眼念叨起来。

“冯洁妈妈不要在来找我了,求求你不要在来找我的,求求佛祖赐予我早生贵子吧,阿弥陀佛。”娜娜还是不由自主的求佛祖保佑自己早生孩子了,谁不想要孩子呀,只是嘴硬罢了,其他她心里也早想有自己的孩子了。

生完孩子也不会耽误自己玩的,到时候有爸爸妈妈帮助照顾孩子,女人不做一回母亲也妄作了一回女人不是吗?我娜娜可从不认输的、

“这会该回去了吧,我都困死了。”娜娜擦了擦额头浸出汗珠,天一热就犯困了。

就知道吃喝玩乐睡大觉,华子无奈的摇了摇头大步流星的朝停车场走去。

娜娜踉踉跄跄的在后面跟着,也许是刚才嘎久的话提示了她,她没有再抱怨什么。

一路上,嘎久的话一直在娜娜耳边徘徊着,她慢慢琢磨起来。凭什么冯洁就那么多人喜欢,我哪点比他差?难道这就是嘎久师傅说的因果定律?自己从来没有想去害谁。只是报复而已。再说今生还不知道怎么样,哪有心思想来生呀,她在努力为自己解脱,为自己找个各种理由,却没有从根本去找事情缘由。

“过几天要中秋节了,我在带你过来看看嘎久师傅,叫他给你开光弄个佛珠带上,也许会好些,今天他太累了,下次咱们早点来。”华子不死心的,好像再给自己求子一样心切。

娜娜算了算还有两周就要过中秋了好快呀,自己回国也快一个月了。妈妈给找的专家说过了10。1回国了,到时候自己看完病就要回美国了,到时候希望回国之后张晓东能对自己好些。也好要个孩子吧,怎么地自己过年也27岁了,在不要年龄大了就更不好治病的,更没有机会的了。

“那下次就早点来吧,您提前一天通知我,看我再忘记了。”娜娜说话的语气变得和气多了,第一次对华子说话还加了您。这叫华子心里安稳多了,听得他感觉心里特别舒畅。开起车了感觉不那么累,嘴里也开始随车里的cd,开始唱起(大悲咒)、

看了付出就会有回报的,今天这趟没有白跑,在娜娜没有回过这段时候多带她去几趟寺庙也许真的能感化她。

等她真的怀孕了,要做母亲了,母爱是更伟大的。到那时候一个崭新的娜娜出现在他爸爸妈妈面前多好。

华子越想越开心,很快就到了娜娜住的宾馆门口。

“娜娜,晚上想吃什么?我好给你送饭。”华子看着娜娜刚要下车便追问道。

“还没有想好,现在就困想睡觉,到时候我打电话给您吧。”娜娜揉了揉快要睁不开的眼睛回答。

“这是我老婆做的牛肉干。你晚上要饿了就嫌吃点垫垫。”华子从车门上拿出一个塑料袋递给娜娜。

“谢谢您了,那我上楼去了。”娜娜接过塑料袋,打着遮阳伞向宾馆门口走去。

匆匆进来宾馆,终于感受到凉爽,大堂宽敞明亮,空调将室内调整的舒适极了,不知道是自己劳累了,还是真的嘎久师傅帮助看好了,娜娜困的心里踏实了许多,打开房间门,将手包扔到床上,装牛肉干的塑料袋放到床头柜上,无暇顾及其他的,一头栽倒在床上,闭上眼睛准备直接入睡了。

可是当自己真的躺在床上准备睡的时候,又不知道为什么困意一下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娜娜感觉到自己一身的臭汗味,反正睡不着,不如冲个澡精神精神,抬头看了看墙上的石英钟,都快4点了,这时候在睡,晚上又睡不着了,想到这里便脱掉衣服走到为什么,打开水龙头调试了一下水温,开始慢慢的冲洗起来。

水肆意在娜娜的头上,身上滑下。

清爽,悠闲,自在。

张晓东现在在做什么?像嘎久师傅说的那样有因有果?自己和张晓东的婚姻本来就是个错误?我和张晓东就注定不该有孩子,不该是一家人吗?自己那一半又在哪里?

假如真要是这样,回美国就和他离婚吧,这样死撑下去自己心里也苦恼。等下次去见嘎久师傅的时候在去问问他,假如他真的说自己和张晓东没有夫妻缘分就放手吧。最近自己也感觉到很疲惫的,特别是梦到冯洁的养母之后,就有些茫然。

为了和张晓东结婚自己不择手段,但是得到了什么?看来强求的东西真的像嘎久师傅说的那样,每个人命生下来就注定了,谁和谁是夫妻也是天注定的,那我该和谁有孩子也应该是这样的吧。

牡丹花下心甘愿

牡丹花下心甘愿

作者:司马蔡集狗类型:都市状态:已完结

“本来明年可以考了,但是弟弟要考大学。就耽搁了。”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