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雨晴小说 > 资讯 > 家有良夫已隐婚齐炎柳负by南苑本次小说阅读

家有良夫已隐婚齐炎柳负by南苑本次小说阅读

时间:2019-05-15 16:13编辑:球球

《家有良夫已隐婚》主要讲述了齐炎柳负的古言故事,小说导读:“没错,这两者虽不是必然的联系,但案发现场我们找到了玉牌,而这两字一看就是焦急没写完,我想是太子爷给我们的提示,只不过当时情况紧急,下面的字来不及写了。”

家有良夫已隐婚第十八章太子失踪

“小蛮,是出大事了,太子他失踪了。”温子苑红着眼睛回答。

要是别的女子此时定然乱了阵脚,可她却十分镇定,悲伤担心是肯定的,但作为太子妃,她有义务撑起整个太子府。

如果她都乱了,整个府里的人该怎么办?

“太子怎么会失踪呢?”

温子苑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今日午膳过后,太子在书房小憩,我原本在他小憩后送去茶水,殊不知书房内没有人,而且地上满是血迹。”

柳负连忙将她抱进怀里,安慰的说:“先别急,我想应该不会有谁敢光天化日的在太子府做什么,太子他或许现在并没有生命危险。”

“小蛮你和我来。”温子苑拉着她的手朝书房走去。

刚一进书房,扑面而来的就是血腥味,虽然下人已经点了熏香,但还是遮盖不住。为了保留现场,温子苑没让下人收拾这里。

血迹已经干涸了,桌椅也都被打翻了,明显能看出来争斗的迹象。

“子苑,太子他会武功?”柳负疑惑的问,心想平时见他温文尔雅的,不像是会武功的。

谁知温子苑居然点了点头,回答说:“玉景他确实会武功,而且不低,这也是我最担心的地方,一定是什么厉害的人将他抓了去,不知道会不会……”

柳负微微皱了眉头,因为桌下的一块黑布包袱引起了她的注意力。

拿起来才发现里面包着什么东西,打开一看居然是块玉牌。

没错,就是和她得到的那块,以及齐承泽身上一模一样的一块玉牌。

可奇怪的是,这里为什么会有玉牌!

仔细检查包袱,看上去像是绑在人身上的,应该是什么很重要的东西,不然也不会包的这样严实。

“子苑,你见过这玉牌吗?”

温子苑接过玉牌仔细打量一番,回答:“没有,这看上去并不贵重。”

柳负微微摇头,她倒不这样觉得。

第一次看见这玉牌,她也觉得有些粗制滥造,但现在看来并非如此。

“子苑,这个东西能交给我吗?”

“当然,你要是觉得重要你就拿回去。”温子苑十分仗义的说。

凭借她们两人的交情,这根本不是什么事。

柳负将玉牌以及黑色的布都收起来,转身看向温子媛:“子苑,太子有哪些仇家,而且这些仇家谁有足够的能力做出这些事?”

“二皇子,除了他没人有这样的能力。”温子苑十分坚定的回答。

她刚一说完,便扑通一声跪了下来,柳负连忙去扶她,但她说什么都不起来。

“姐姐,你这是做什么?”

“小蛮,这次你一定要帮我。”

“有话好说,还请姐姐起来来说。”

温子苑怎么也不起来,说是一定要答应她,柳负没有办法,便直接答应了。

这样一来,她才愿意从地上站起来。

“姐姐,你倒是说发生了什么事?只要我能帮的,一定帮。”

温子苑吸了吸鼻子,泪水不断溢出来,说:“如今玉景生死不明,要是他有个三长两短让我怎么办才好?”

听她这样说,柳负皱紧眉头,虽然她不能感同身受,但这种情况换做是谁都难以承受。

“我能为姐姐做些什么吗?”她问。

“好妹妹,姐姐求你将太子找回来,求求你。”说着温子苑再次跪了下来。

好在柳负及时将她扶住,说:“姐姐放心,只要我能做的一定做,只是这件事我也毫无头绪,对那齐承泽也是一无所知,实在不知道怎么做。”

温子苑的泪水像断了线,好一会才缓过来,柳负扶着她在一边坐下。

“下午皇上已经派人来过了,将这件事交由齐炎处理,可他与他兄长实则同气连枝,我不放心。”

柳负明白过来,道:“姐姐的意思,是希望我监视着那齐炎?”

温子苑点了点头,哭过后理智也慢慢回来。

莫要看她平时温柔贤淑的大小姐,但也是个知书达理的才女,懂得自己的身上的责任,就像芦苇一样,看似柔弱,实则柔韧坚毅。

“不过小蛮放心,到时我会向皇上给你要个身份,有了这个做保护,他们兄弟二人动不了你。”

柳负点了点头,其实在看见那枚玉牌之后,她便没准备放过这件事。而且子苑对她有救命之恩,她也不可能袖手旁观。

“姐姐放心,就算姐姐不说,我也会帮着找出太子下落。”

温子苑握着她的手:“小蛮,姐姐真的谢谢你,除了你我不知道还能信任谁了。玉景手下没有什么得力的人,而你混迹江湖,十分的有本事。虽然这件事有一定的危险性,但我会保护你。”

“姐姐不用多说,柳负都明白,这件事就交给我,这现场我还要再好检查一遍。”

“好,我和你一起。”

温子苑整个人也镇定不少,其实就现场的状况来看,齐玉景应该没有死,不然刺客肯定直接杀了他,而不是将人带走,故意留下追查的理由。

就连皇上、齐炎来得出的也是这个结论。

所以现在倒不用过于悲伤,最要紧的是将人找到。

齐玉景的书房布置的很简单,除了书就是奏折。

“姐姐,按照你对齐承泽的了解,他会做出这样的事吗?”柳负问。

温子苑想也不想的回答说:“会,不瞒你说,这件事像极了他的行事作风!”

“那会不会是借刀杀人?”

“借刀杀人?”

“对,姐姐再好好想想,是不是还有什么人与太子结仇,同时又和齐承泽有恩怨?”

现在不排除所有的可能性,为了保证太子的安全,必须要将所有的可能性都考虑到。

温子苑微微皱眉,努力回想,可最后还是摇头。

“玉景为人谦逊,除了齐炎齐承泽兄弟,应当没有别人。”

柳负点了点头,将这信息记录下来,这将会是案件的突破口,现在最起码要锁定真凶,才好开展下一步的部署和计划。

来到案桌前,上面是一份摊开的奏章,上面有批阅的痕迹,但只批阅了一半。

上面的一行字道引起她的注意,只见有个没写完的字,字只写了一个偏旁部首,加上前面的一个玉字。

这一连起来,柳负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玉牌。

这太子好端端的批阅奏章为什么要写这两字,而且明显能看出来最后一个字是没时间写不完的。

难不成这就是太子留下的线索?最主要的是,确实在现场找到了玉牌,难不成这玉牌真的有什么阴谋?

见她杵在那里不动,温子苑走过去问:“小蛮怎么了?”

柳负回过神,问:“姐姐真没见过方才那块玉牌?”

“没有,为什么小蛮如此在意那块玉牌?”

“姐姐请看。”

柳负将那没写出来的牌子捂住一半,问“姐姐看这两字,第一个想到的是什么?”

温子苑看去,一个玉子,加上偏旁部首,如果不提玉牌到不一定想起,但提了便第一个想到玉牌。

“玉牌?”

“没错,这两者虽不是必然的联系,但案发现场我们找到了玉牌,而这两字一看就是焦急没写完,我想是太子爷给我们的提示,只不过当时情况紧急,下面的字来不及写了。”

温子苑一听,觉得十分有道理。

“那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

“当务之急还是盯着齐承泽,姐姐说给我要个身份,这是真的?”

温子苑点头:“当然,本想着明天进宫见父皇,如今也等不及了,我现在就去。“

柳负连忙拉住她,问道:“姐姐要给我个什么身份?”

“一个和齐炎同等的督察身份。”温子苑坚定的说,看样子势在必得。

“姐姐,你确定皇上会答应?”柳负有些惊讶。

若是说给她谋个一官半职那倒不难,但和皇子同等,那是不是太异想天开了?

温子苑点了点头,说:“等我回来。”

最后她真的带了丫鬟去了皇宫,等到了皇宫已经夜深了。

皇上因为担心太子的下落正在御书房愁眉苦脸的睡不着,听说皇媳来了,倒也有了安慰。

不知道温子苑用了什么法子,和皇上说了些什么,真的给柳负要了与齐炎同等的督察身份,说起来是正一品的官衔。

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后半夜,柳负硬是在大厅等了她回来。

“小蛮,我给你拿到身份了。”说着温子苑从怀里拿出一道圣旨。

眼看明晃晃的圣旨,柳负也是一愣,要个官不容易,姐姐居然连圣旨都拿回来了。

“皇上封我做什么?”

“钦赐督察,正一品,按说你比那齐承泽的官位还要高。”

在朝堂上,除了皇上就是一品的官最大,王爷和太子也相当于正一品,皇子就要次了些,副一品。

“真的?太好了。”这下终于不用怕了齐承泽那家伙了!

“当然,这圣旨好好收着,已经很晚了,快去休息吧。”

“姐姐,我还是陪你吧。“她不放心让温子苑一个人。

“不用,我还有些事,你且去休息,想必明日你便要和齐炎见面。他虽没齐承泽那班作恶多端,但也不是个简单的角色,你一定要当心。”

家有良夫已隐婚

家有良夫已隐婚

作者:南苑本次类型:古言状态:连载中

帮本王疗伤。”“什么伤需要脱衣服?”“因为你憋出的内伤。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