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雨晴小说 > 资讯 > 家有良夫已隐婚中的主角是谁-齐炎柳负小说阅读

家有良夫已隐婚中的主角是谁-齐炎柳负小说阅读

时间:2019-05-15 16:10编辑:球球

齐炎、柳负是家有良夫已隐婚中的主角,为南苑本次所写的古言小说描述了她就是这样的人,疑心重,不过她这样问倒也不是不相信段子晨,不过是习惯用这种思维方式去想事情,要是段子晨还能相信,这个世界还她能信任的人了。

家有良夫已隐婚第十三章三位黄哥哥

寺庙没门,三位黄哥哥直接拖着她进去,最后在塔前停下,然后又开始上蹿下跳,鬼机灵似的。

“你们是让我上去看看?”柳负耐着性子问。

事到如今,她倒是真相信所谓的黄大仙了,就算不是黄大仙至少他们是通人性的,就像狗像猫一样。

果不其然,听她这样说,三个小东西,居然一排的作揖点头,看上去还蛮可爱的。

柳负四处望了望,塔的门是封了的,从楼梯上去不是不行了,便暗自运气一个飞身上了塔顶。

站在塔顶,看了看似乎没发现什么奇怪,便朝下面看,谁知那三个小东西却不在了。她暗暗咒了声,今天真是倒霉,居然被畜生耍了。

可当她要飞下去的时候,却发现脚下有动静,低头一看,居然是那个三个小东西,它们是飞檐走壁上来的。

柳负对它们束起大拇指,说:“好家伙,你们很强悍啊。”

那三个小家伙似乎能听懂,感觉还有点害羞,再接着就用爪子像城外的方向比划。

柳负放眼看去,才发现这处塔顶真的很高,将城里城外尽收眼底。朝着小东西指的方向看去,居然发现黑夜中某处散发着五彩的光芒。

奇怪了,除了彩虹还有什么是五彩的?而且莫名的发光?

那三个小东西不知从哪弄来一根树枝,开始在砖瓦上画东西,画完将树枝扔掉,拉柳负衣服让她看。

柳负疑惑的蹲下身,发现居然是一副地图,地图中的七彩发光处边上有一面湖,方向又正对着京城集庆门,这样一来发光处的坐标倒是定下了。

“你们是想我去那个发光处?”

三个小东西排队点头。

“那是不是很重要的东西?”

三个小东西再次点头。

“那到底是什么?”

这次三个小东西没有点头,倒是一人从身后摸出来一颗金珠子,用爪子捧着放在柳负面前。

柳负大吃一惊,接着问:“你们是说那是金子?”

三个再次点头,并将金子放在柳负面前,重新退回原位,开始排队作揖。

“你们是不是可怜我刚丢了金子,上天派你们来帮我的?”

这个问题柳负本是随口一问,却不想那三个家伙就真的点头了。

柳负一听直接跳起来,差点没摔下去,捂着胸口庆幸自己刚没变成肉泥。

“三位小家伙,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帮我呢?”她好奇的问,这样奇怪的事还是第一次见,真的太不寻常了。

之前她不相信什么怪力乱神,但如今发生在自己身上,也不得不信了。现在越看这些小家伙越可爱。

三位黄哥哥交头接耳一会,然后派出一个代表来到柳负面前,用爪子梭下一根毛递给她。

柳负好奇的伸手结果,并不明白什么意思,不过还是抽出一方丝帕包上,回去好好研究一番。

那只黄哥哥见她这样,点了点头似乎很满意的样子。

她还想再问些什么,可动物和人交流太难,之后问的几个问题,也都不明白这些小东西在说什么,最后也只能作罢。

等一切结束后,她便看见这三个东西一个咬着一个尾巴,像绳索一样慢慢的从塔顶爬下去。太神奇了,这些家伙那么的灵活,智商似乎比人类还要高。

等它们顺利爬下去,然后离开,柳负才动身准备下去。飞身前却抬头看了看月亮,今晚的月亮弯弯的,金黄金黄的,和星星搭配在一起像个笑脸,让人看起来莫名心情好。

回去后,柳负直奔段子晨房间,却发现他不在,正准备离开,他人却不急不缓的走进院子。

不用想,段子晨肯定又是去寻开心了,想到这柳负眼中腾升一股气愤,气势汹汹的走到他面前。

“又去做什么了?不正经、不务正业。”

段子晨方才低头想事,并不知柳负会突然出现,还一副很生气的样子。

“感情柳大小姐也搬到海上住了,管的那叫一个宽。”段子晨话里有话的说。

柳负白了他眼,气愤小了些,回答:“我是怕你肾虚。”

“肾虚不虚你可以试试。”段子晨一言不合又开始当司机,那小车开的稳稳当当。

“无聊,没时间和你说这些,我今天遇到一件十分奇怪的事,我要时来运转了。”

段子晨走进房间,自顾倒了杯茶喝了口,道:“前段时间刚时来运转一次,上次失了家产,这次该不会人也失了?”

“去!你那张嘴总有一天我用针缝起来。我说正事,猜我今天遇到什么了?”

不说还好,这一说段子晨倒开始认真打量她,身上湿漉漉的,外面还套了一件来路不明的外套。

“你该不会遇到水鬼?”

柳负这次没有犹豫,一个大耳刮子直接过去,虽然被段子晨躲了,但也表达了她此时的愤怒。

“我再说最后一次,这是正事,态度端正些。”

见她真的动气,段子晨也不再故意耍萌犯贱,端坐了身体问:“什么事,我听你说就是了。”

这样一来,柳负才将今晚发生的事从头到尾说了遍,不过主要是遇见三位黄哥哥的事,以及戏弄齐炎的部分,至于她被反戏弄的部分全都省了。

段子晨皱眉看她,道:“你这说的可比我那吸血鬼还要玄乎,你确定自己真的遇见了而不是做梦?”

柳负拍了拍他,十分肯定的说:“绝不可能是做梦,你就相信我吧,真的。”

只见段子晨沉眉思考一会,回答说:“其实我也不是不相信,而是想到一个故事。”

“故事?”

“对,还是我小时候听过的,那个时候去老家看奶奶听说的。”

柳负杨了杨手,有些不耐烦的说:“说重点。”

如果她不这样说,段子晨肯定将他姥爷姥姥全都交代一遍,她不是查户口的,OK?

段子晨喝了口水,作出一副神秘的样子,便开始说了。

“老家的人都说黄鼠狼是神灵,说是以前有个人因为救了一只黄鼠狼,然后就被报恩了,后来发了大财。“

“真有此事?”

“真有此事,那户人家确实后来变的很有钱。”

“可这又怎么说是人家黄哥哥做的呢?说不定是白手起家,就像本小姐一样。”

段子晨摇了摇头,道:“非也,后来这家人的儿子无意中杀了一只黄鼠狼,之后家庭又迅速败落,还出了人命。”

柳负一听,觉得一些毛骨悚然,要是当故事听听还好,但联想到自己也遇见黄哥哥,想想怎么还有点瘆人呢?

“你确定这些都是黄哥哥做的?”

“我不知道,反正大家都这样说,这种事情无风不起浪,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那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真的去看看?“

段子晨点头,回答:“当然,你我都没做过坏事,说明真是好人有好报。”

柳负想想也是,白天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她这辈子从未做过伤天害理的事,再说三位黄哥哥都说是因为她失了财物,上天弥补给她的。

有句话说得好,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说不定将那发光的东西找到,比自己那一院子财物还要贵重。

“好,那就去看看,我看过古书上说是凤栖梧,走后梧桐树便闪着三色光,之后挖出了和氏璧。我看看的五彩光,说明比和氏璧还要贵重。”

“你真的看见了五彩光芒?据我所知集庆门对着的城外方向,有一处湖泊,会不会是水反光看错了?”段子晨道。

柳负摇头,回答说:“不可能,要是一遍两遍看错也就算了,可那光一直在。”

“那你带我去看看。”

“好,不过现在已经很晚了,明晚带你去。”

“行,如果这是真的,我们就要开始着手准备了。”

关键时刻,柳负却冷静下来,一眨不眨的看着段子晨,弄得他一脸疑惑。

“柳大小姐,您干嘛这样看着我,出什么事了?”他问。

“我们姐妹一场,要是找到什么宝贝,你会不会将我谋害了自己独吞?”柳负问。

她就是这样的人,疑心重,不过她这样问倒也不是不相信段子晨,不过是习惯用这种思维方式去想事情,要是段子晨还能相信,这个世界还她能信任的人了。

“大姐,您是更年期提前引发的疑心病么,在说我那有本事害你。”

“那倒也是,好了,按照老规矩一人一半。”

段子晨撇了撇嘴,回答说:“还是都给你吧。”

“不行!这是规矩,不能因为我现在穷就这样对我。”

“哪样对你了,搞的你吃了多大的亏。”段子晨无语,心想柳负这人就是这样,公平正义感十足,做事讲原则,以至于有的时候想帮她都没机会。

这边柳烨羽惊魂未定,齐炎一直将他抱在怀里,直到回了房间才将他放了床上。

“父王,方才那个刺客是谁?”他问,与此同时还朝着门口看了看,生怕冷不丁再冒出一个刺客。

为了不伤小孩心,齐炎摸了摸他的额头,回答说:“不过是个小毛贼罢了。”

家有良夫已隐婚

家有良夫已隐婚

作者:南苑本次类型:古言状态:连载中

帮本王疗伤。”“什么伤需要脱衣服?”“因为你憋出的内伤。

小说详情